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内容

江西落马官员称遭苏荣报复 受审高唱国际歌

时间:2019/3/12 5:25:58 点击:

  核心提示:   在今年5月的二审法庭上,周建华高唱《国际歌》,还大喊:“法院不是苏荣的私家刑庭。”周建华落马后,多名亲属被协助调查,包括其前妻姚敏建和其子好友杨鹏。廉政瞭望记者赶赴江西多地,采访了姚、杨二人,力...

  在今年5月的二审法庭上,周建华高唱《国际歌》,还大喊:“法院不是苏荣的私家刑庭。”周建华落马后,多名亲属被协助调查,包括其前妻姚敏建和其子好友杨鹏。廉政瞭望记者赶赴江西多地,采访了姚、杨二人,力求揭开该案迷雾。

  6月1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主政江西长达6年的苏荣落马,令原本就不平静的江西官场更显波谲云诡。曾被称为2012年江西反腐第一大案的原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受贿案,此刻又被外界翻了出来。当事人周建华及其亲属坚称,自己正是因为举报了苏荣及其夫人于丽芳的贪腐问题才遭致疯狂报复。

  在江西官场,也有人并不认同周建华的说法。他们认为,周建华举报苏荣,只是自身受贿行为被发现后的自保行为。

  真相到底如何,依旧迷雾重重。但是,梳理周建华案始末,却有助于我们一窥苏荣时期江西官场的真实生态。

  周建华是江西官场曾经的风云人物。江西省会南昌的老城区,分为东湖区与西湖区。江西省委、省政府的众多机关,大都坐落于这两区之内。周建华曾先后担任西湖区、东湖区区委书记,在官场内拥有引人瞩目的特殊地位。

  此后,周建华跻身南昌市委常委行列,并担任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与宣传部长。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周建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身兼数职。“这足以说明,当时的南昌市主要领导,对周建华极为赏识。”

  2004年,周建华调任新余市委副书记时,外界普遍认为,以他的资历极有可能接任市长乃至市委书记。不过外界的猜测最终落空,周建华只是依靠新余市人大主任一职才解决了正厅待遇。有当地人士告诉记者,苏荣来江西后,关于省委班子团结问题的传言很多。苏荣是不可能提拔周建华的。

  周建华身处的新余市委内部,团结问题也没处理好。周建华的前妻姚敏建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周个性耿直,多次在新余市委常委会上,与一把手红脸。有一次,周建华还在会上当着众多市委常委的面对一把手说:“如果你坚持这样干,我就要去省委反映问题。”一把手涨红着脸,其他常委纷纷出来“劝和”。

  记者在新余采访期间,接触了多名当地政界人士。对于周建华是否真如有关部门调查那样,是个受贿1000多万元的贪官,说法不一。但大部分人认为,周建华心直口快,而且脾气不大好。“他身体有病,加之仕途未能再上一层楼,脾气不大好,经常骂人。”

  “性格决定命运。”姚敏建告诉记者,或许就因为这种性格,周建华后来才决定去举报省委书记苏荣。“周建华如果知道自己会因为这事身败名裂,家人也跟着遭殃,他或许也会后悔的。”

  根据周建华家人及律师的说法,周建华曾就新余高专土地被贱卖一事,向有关部门匿名举报苏荣。但是,彼时位高权重的苏荣不仅把事情压了下来,还追查出匿名信的出处。

  接下来,新余的某些人炮制出反映周建华相关问题的匿名信。苏荣在匿名信上做出批示,对于周建华的调查就此启动。

  周建华混迹官场多年,自然也能觉察出风声不对。据他的一名朋友介绍,当时的周建华也想过对策。比如亲自去江西省委找苏荣,结果对方只在车门边给了周几分钟时间。回到新余后,周建华又提出病退,说自己刚动了手术,身体不好,希望提前退休。

  周建华的朋友给记者分析,周提出病退,或许是想向苏荣认输。可惜人家并不领情,对周建华的调查日甚一日。就在周建华被“两规”前一个月内,他身边的多名亲友相继被抓。

  熟悉江西政情的一名人士告诉记者,周建华的履历,让人很容易将其归入长期与苏荣不和的另一个阵营中。好几个原南昌市的官员,都因为贪腐问题被重判。

江西落马官员称遭苏荣报复 受审高唱国际歌

  周建华被“两规”后,其儿子、弟弟、侄儿,还有前妻姚敏建、现任妻子梁文瑶以及前妻的弟弟先后被抓,周在新余的许多下属、司机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2014年1月,周建华经江西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法院审理查明,周建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99次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人民币1023万余元、美元1.2万元、港币15万元、金条三根(各重50克),以及价值人民币23.58万元的财物。

  姚敏建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周建华当了那么多年的官,的确沾染了一些官场恶习。比如逢年过节收了几十万礼金,这一点连周建华自己也不否认。可要说周建华是一个受贿1000多万的大贪官,实在太牵强。

  姚敏建对一审判决提出自己的质疑:“判决书里的1000多万,大部分是周建华担任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时犯下的罪行。逻辑上说不通呀!在新余当人大主任比起在南昌当区委书记,实权小得多。还说一个老板给他送几百万?一个老板给即将退休的人大主任送几百万,他图什么?”

  不服一审判决的周建华旋即提出上述。2014年5月,在二审法庭上,周建华高唱《国际歌》,还大喊道:“法院不是苏荣的私家刑庭。”

  当然,江西官场里也存在另一种说法,周建华并非因为举报苏荣而遭报复,而是在被查处后反咬苏荣。对此,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分析说,仅从逻辑上讲,这种说法可能性不大。周建华被查处时,苏荣还是大权在握的省委书记。周建华在二审法庭上高喊“人民法院不是苏荣的私家刑庭”时,人家依旧位列高位。周建华凭什么断定,自己举报苏荣能获得成功?周建华在官场多年,他更应该清楚,一个已被查处的腐败分子去举报省委书记,会面临何种结局。

  关于周建华面临的各项指控中,有一项便是他收受新余市金玉满堂酒楼实际控制人杨鹏赠送的股份。周建华之子周德昊,也因为收受杨鹏钱财,两度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杨鹏与周德昊同为80后,是高中时便相识的好友。后来,周德昊赴英国留学,杨鹏随母亲前往日本并取得日本绿卡。其间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再后来,杨鹏来到周德昊父亲任职的新余,投资数千万元,修建了高档酒楼。

  杨鹏曾经承认向周建华父子赠送了酒楼30%的股份以及现金,不过后来又翻供。杨鹏否认曾向周建华父子行贿,但他也向廉政瞭望记者表示:“周叔叔对金玉满堂酒楼给予很多关照。”

  金玉满堂酒楼开始建造时,各项手续并未完善。周建华告诉杨鹏,先上车再补票,一边建设一边补办手续。周建华还说,新余市很多招商引资项目,都是这样做的。周建华将酒楼列为自己的招商引资项目,积极协调当地金融机构向杨鹏的公司投放贷款。酒楼开业时,周建华亲自到场祝贺。杨鹏至今还记得那场开业庆典,“周叔叔是人大主任,他下面的五个副主任都来了。还有两个市委常委、两个副市长、两个政协副主席。光厅级干部就十多个,处级干部就数不过来了。”

  杨鹏告诉记者,周叔叔帮助我的生意,一来是看在我和德昊是朋友,二来也是把我们企业作为新余的招商引资项目。作为地方政府帮助来此地投资的企业协调各种手续以及贷款,不是很正常吗?“我与周叔叔之间从没谈过钱的事。”

  长年在日本做生意的杨鹏,自言回到国内之后学到不少东西。比如修建酒楼时,周围村民来施工现场闹事,扬言所有建材的装卸、运输必须交给他们做。而村民的要价,却是正常价格的3倍。杨鹏求助于周建华,给了一万元现金了事。但杨鹏还是忿忿不平,当地干部却劝他,周主任亲自过问,一万元已是最低价。要想一点血也不出,那是不可能的。

  周建华在位时,尚有摆不平的事情。周建华一朝落马,局面更是急转直下。先于周建华“两规”前,杨鹏就被带走协助调查,酒楼也停业至今。获得自由后不久,当地相关部门又给杨鹏发通知,说酒楼属于违章建筑,要没收。杨鹏无奈地告诉记者,酒楼修了一年多,中途没人说是违章建筑,开业时那么多领导来,也没人说违章。周建华一倒台,就来没收!

  如今负债累累的杨鹏告诉记者:“我如今身心俱疲。不过年轻时经历这些也有好处,让我以后经商时步子更稳,尤其不要和政治发生关系。”

  周建华被带走后,多名亲属也被协助调查。其现任妻子梁文瑶在协助调查时被吓着了。周建华的前妻姚敏建,此后倒站了出来,不停去各地告状。在调往新余那段时间,周建华与姚敏建离婚。

  姚敏建的弟弟曾被相关部门叫去谈话,对方告诉他,查处周建华,你们应该和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你们应该恨周建华才对!他把你姐姐甩了,去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这种人,活该有今天。

  面对记者,姚敏建却说:“我和周建华离婚,属于个人感情问题。但多年在一起相处,我对他的为人还是有所了解。”

  后来,姚敏建去北京反映情况,还把举报苏荣的材料发到网上。姚敏建说,事情闹大后,苏荣在北京托人给律师带过话,说周建华家人误会他了,整周建华的另有其人,自己是背了黑锅。对于此类说法,姚敏建觉得十分可笑。

  杨鹏从看守所出来后,也在不断反映情况。去年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时,他便带着材料去巡视组驻地。结果到现场一看,排队的人太多。巡视组还有一个材料初审窗口,来反映情况的人先把材料递进去,工作人员根据材料反映的问题,决定采取何种处理方式。

  杨鹏唯恐材料递不进去,就把自己继父叫来。他的继父是加拿大人,当他来到现场后,便有工作人员出来向他们了解情况,第二天,巡视组又指派江西省信访局的一名负责人找杨鹏谈话。

  周建华案二审庭审结束后,至今没有宣判。在这期间,却传来苏荣落马的消息。一名当地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周建华案关注度很高,希望有关方面真正秉持依法审理的精神,既不因苏荣大权在握就重判周建华,也不因苏荣落马就轻判周建华。皇冠赌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